口口十十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闹别扭都是秀恩爱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竹马梗,私设甚多#
#初次发文,欢迎捉虫,谢谢观看#

“哎哎哎,你知道不?刚才回来的时候,老高又被妹子堵住啦,这次是艺术学院的!现在的小孩子呀,整天就知道看脸,没有什么更高的思想觉悟,真是……”下课一回到宿舍主席就开始叨叨,隐约冒着股酸气。现充和伟哥都还没回来,只有以翘课为常态的欧神还坐在床上吃鸡,听着主席说起来没完,翻了个白眼把耳机带上了。
主席看没人听了,又叨叨了几句什么欧阳你这不和人交流不合群的毛病得改改,以后出社会可怎么办之类的,欧神默默的把音量调到了最大,幸亏又有学妹找主席,他才装作不情愿实际上嘴巴裂的老大的出去了,欧神摘了耳机说了句“傻逼!”
没过一会,现充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份盒饭,进屋放到了欧神桌子上,抬头看着沉迷吃鸡的欧神,无奈的伸手拍拍他,“欧阳,快下来洗手吃饭啦,也下来活动一下,老坐着不难受么……”
欧神拨开现充的手,“别动别动,影响操作,我一会吃一会吃,你别说话等我打完这一局。”
现充在床下站着没有再说话,突然手机震了一下,他看了微信以后转身就出去了。等“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音效声过后,欧神把手机甩开,伸了个懒腰,往床下看,但没看见现充,“老高?”等了一会,没人回应,欧神爬下床看见桌子上两份他最喜欢的卤肉饭,已经没有一丝热气,凉透了,欧神去洗了洗手,从床上拿下来手机,一边打开饭盒,一边拨现充的电话,通了没几声那边就摁掉了,听着手机里“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的机械女声,欧神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扒了两口凉饭,果然不好吃,以前总是被老高压着下来吃热乎的饭,还总觉得凉了的卤肉饭还是卤肉饭呀,同是卤肉饭不能搞歧视,现在他没在身边教训自己还有点不适应,自己是抖M吗?可是老高去哪儿啦?他的饭也没有吃……正想着微信来信提示,是经常一块团战的网友,叫着一块去游戏开黑,欧神挠挠头,算了,不想了,等晚上老高回来了问问他就好啦。
然而那天晚上,现充没有回来,欧神在凌晨五点昏睡过去之前还想着打电话给现充,刚拿起手机就睡着了,毕竟通了两个宵了……
再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宿舍里没人,看看现充的床,发现和昨天一样,难道他昨天到现在一直没回来?电话打过去,关机……欧神一头雾水,现充以前就算突然有事回自己家也会提前打个招呼的呀,这次什么情况?去水房洗漱的时候听见有人八卦学校论坛置顶帖,还听见了现充的名字,虽说现充顶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多次成为各大校园八卦男主角,但是还是第一次和酒店这个名词联系起来,要知道计院的高富帅院草三年没有恋爱这可是本校的怪谈之一,欧神用毛巾抹了把脸拿着盆跑回宿舍,开电脑上学校论坛,置顶标红的帖子“XX酒店门口惊现计院白月光与新人学妹温柔对视~”,点开就是一个高清照片,附带打了和没打一样的马赛克,搭在妹子肩膀的那只手上带着的尾戒,同款的另一个在欧神脖子上挂着·····

现充看着坐在床上认真玩游戏的欧神,第一次怀疑自己到底的坚持是对是错。
关于现充一直不恋爱的传言一直都有,各种版本他基本上有意无意的都听人说过,但是没有一个人说的完全正确,现充是有对象的,但不是女生,是同在一个宿舍的欧神。
两人其实算是竹马竹马,现充虽然是本地人,但是在高中之前因为父母工作太忙了,就把他送到了奶奶家,和欧神家正好是一个小区,俩人自小一块长大,从情窦初开到情根深种,一直都是欧神这一个人,高中的时候现充回到父母身边,两人约好了一块考到这个学校,现充本身学习就好,又是本地户口,相对好考的多,但是欧神在的城市想考进来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那时候不管多忙,现充一个月都至少去看欧神一次,两人的感情这些年一直都不错,为了实现两人同校的目标,欧神整个高中基本上都没什么娱乐活动,到了高三基本上都到了癫狂的状态,只有每个月现充去看他的时候才能让自己精神放松一下,现充心疼他这么辛苦,每次过去的时候都拉着欧神天南地北的聊,男生之间的话题总少不了游戏,现充给欧神讲了好多现在流行的游戏,各种操作,玩游戏时队友和对手的糗事,欧神每次都听得很认真,这些游戏他都听同学聊起过,但是没有时间去玩,那个时候他就决心等高考完,一定要把这些游戏一个一个都玩遍了。
如果现充能预知到自己将来要和游戏争宠的位置,他在当时一定不和欧神聊游戏,还不如聊一下新垣结衣出了什么电视剧,反正欧神就算再喜欢新垣结衣,也不会花这么多的时间在她身上,自从欧神高考完以后就彻底迷上了游戏,也是天赋使然,不管什么游戏只要玩一会,欧神就能上手了,而且不论操作和意识都相当棒,几乎是战无不胜,如果不是早就约好了上同一个大学,现充都怀疑欧神会以职业选手为目标·····本以为上了大学,两人还是同一个宿舍,怎么也会比高中异地要好得多,谁知道上到大三了,两人没有约会过一次,也可能是高中很少跟人接触,欧神现在患上了社恐,每天连上课都是现充代答到,现充也曾强制拉着他以帮忙的名义参加了几次社团活动,但是自从让他反串一次之后,欧神回去直接炸毛了,好几天不跟现充说话,其实现充一直都很宠欧神,就看他这每天给买饭买装备买点卡的架势,恨不得欧神要什么给什么,欧神几天不跟他说话,他郁闷坏了,再也没有强行带他出门了。
说白了欧神就是吃死了现充,但是人总有自己的情绪,那天中午就是现充的临界点,他很怀疑以前那个总是嘻嘻哈哈赖在他身上不下来的粘人小家伙去哪儿了,现在这个一天中只有微信说中午晚上吃什么的时候才发几条语音的人真的是自己的恋人么,站在床下看着欧神一脸专注的游戏,现充突然觉得特别无奈,这时候手机响了,是今年新入学的一个学妹,正好觉得宿舍里空气压抑的很,现充转身出去了。
学妹也是个本地人,还是心气很高的那种本地人,她说认识的人里边品味最好的就是现充了,今天她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找她玩,希望现充给她推荐一下学校附近环境不错的酒店,原本现充是不用亲自去的,但是心情不好的他也想出去透气,就说那家酒店不太好找,让学妹等一下,自己带他们过去。鉴于这是个全民八卦娱乐至死的时代,学校里也不乏狗仔队这种会抓爆点传绯闻的人存在,那天的照片其实就是酒店大厅有服务生推着小车经过,现充拉了学妹一把,谁知哪个瞬间不注意就被拍了那么一张暧昧的照片,还成了论坛头条。
不过这些事情,不想回宿舍而在酒店另外开了个房间的现充是不知道的,因为失眠翻来覆去很晚才睡着的现充起的没有比宿舍里的欧神早多少,洗完澡穿上自己昨晚从里到外买好的新衣服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现充拎着装着穿了一天的脏衣服的袋子特地绕了个远路慢悠悠的往宿舍走,昨天想了很久,做了一百个离开欧阳自己怎么生活的假设,又一个个推翻,全部不成立的情况下说明仍然和欧阳在一起这个方案才是最佳的,所以还是不想放开呀,虽然是这样,但也不能再放任欧阳这小子这么下去了,打定主意后现充加快了回去的脚步。

现充回到宿舍后习惯性的第一眼就寻找欧神,发现床上没人,电脑也黑屏,难道刚起床上厕所了?现充先把没电的手机充上电,转头却发现欧神桌子上昨天买的盒饭没有吃几口,又半天不见欧神回来,现充不禁担心起来,走过去打开欧神的柜子,发现他常穿的那件T恤和裤子都不见了,鞋架上他给整理好的运动鞋也少了一双,拖鞋更是被甩到了桌子底下,怪不得刚才没看见,顾不上把拖鞋摆正了,现充想欧神肯定是遇见什么急事了,赶紧打开手机,就听见未接来电短信和微信提示音滴滴滴的响个没完,都是欧神发的,一个小时间发的语音比他一个月给他说的话都多,最新的一条还是五分钟以前,现充还没来得及打开听,就见伟哥推门进来了,伟哥进屋一看欧阳床上乱乱的,柜门大开着,拖鞋没有整齐摆着,心道肯定是论坛上的帖子被发现出事了,要说整个学校有把现充单身理由猜个八九不离十的人,那绝壁是伟哥了,从现充和欧神相处的点滴里边就能知道两人关系不简单,别看伟哥是这个宿舍唯一一个没什么特点的正常的普通人,人家可是有一个相处了好几年的女朋友的,虽然是异地,但是感情一直很稳定,所以恋人之间,就算不是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举动,那种别人无法介入的亲密感没法隐瞒,至于宿舍里另外一个人主席没有发现,可能因为他一心为了广大同学谋福祉,没有经历关心这些小情小爱吧(滑稽。
伟哥小心翼翼的问欧神去哪儿了,现充皱着眉摇了摇头,伟哥就跟现充说论坛置顶帖的事情一定是一个误会吧,那好好跟欧神解释一下就好啦,现充还不知道帖子的事情,赶紧搜来看,待看清照片后,心道不好,又拨了几次欧神的手机,还是没人接,点开欧神最后一条语音,可能因为环境有点嘈杂,他的声音有点不真切,隐约中听见他说了那个酒店的名字,现充二话没说拔下手机充电线就往外跑,伟哥还在后边叮嘱一定要好好解释,等他跑远了伟哥才长叹一口气,这俩人都不省心。
现充跑到酒店找了一圈才在大厅的角落里看见了欧神,他塌着肩膀坐在沙发上,间或用手抹一下眼睛,这是哭了?现充一下子心疼的不行,赶紧跑过去,待转到正面,就看见了欧神红红的眼角,有多久没有看见他哭了,就连高考前最累的时候欧神也只是讲着电话睡着,从来没有抱怨过多苦多累,所以这个样子说明他还是在乎自己的吧,现充心软的一塌糊涂,几步过去想把欧神抱在怀里,谁知欧神看见他走过来突然就忍不住了,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越来越多,现充忙拿出手绢给他擦掉,但是怎么也擦不完,欧神哭的直打嗝,现充手足无措的给他拍背顺气,最后只得把他抱在怀里,不让他看见自己红红的眼睛。过了一会欧阳渐渐的平息下来,慢慢推开现充,想说话,但是一抽一抽的也说不连贯:“老高···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现充半蹲在欧神面前,揽过欧神,跟他额头相抵,小声说:“怎么会?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听见现充的话,欧神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又落下,他双手绕过现充的脖子,哽咽着说:“我知道你气我老是玩游戏昨晚才不回去的,总是让你一个人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会每天陪你,一直跟你在一起,你别···别跟别人走,我一定会改的···”
现充微仰头亲亲欧神的嘴唇,边用手擦他脸上的眼泪边说:“其实我也不用你每天陪我,玩游戏可以,就是为了你的身体,为了我们的以后,好好吃饭,定期锻炼好么?”
欧神点点头,可能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把头埋进现充肩膀半天没有起来,现充也乐得跟他温存,过了一会腿都有点麻了欧神才起来,拉着现充坐在沙发上,看着现充肩膀上一小块水渍,噗嗤一下笑出来:“我把鼻涕蹭到你衣服上了。”
现充神情僵了一下,又看了看欧神哭花了的脸,无奈的笑着拿过一边桌子上放的抽纸,把欧神脸上擦干净,凑上去亲了亲他,开口解释道:“昨天晚上是那个叫本子的学妹,让我给她朋友找家酒店,那张照片是我看酒店的推车差点撞到她拉了一把···”
欧神拉过现充的手握住,低着头说:“我知道那张照片肯定是误会,你不喜欢那样的女孩,她和长泽雅美气质不一样。”
现充捏了捏欧神的鼻子:“你呀,什么都能扯,我说喜欢长泽雅美还不是你每天叫嚣这新垣结衣是你老婆给气的。”
欧神把现充另一个手也拉过来,抬起头认真的盯着现充的眼睛说道:“老高,我以后一定少打游戏,一日三餐定点吃饭,跟你去健身房锻炼,然后好好学习,毕业之后好好工作。”
现充反手握住欧神的双手,看着他的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宝贝,前三条要做到,这是为了你身体好,最后一条无所谓啦,你想学就学,不想学就算了,就算以后没有工作也没事,咱们家不差那点钱!”
这边一片其乐融融,在旁边的绿植后面,因为不放心跟着过来的伟哥不仅被恩爱狗秀一脸,而且还被炫富狗扎了心,站起来就往外走,心道以后再也不管这俩了,要打电话给女朋友求安慰,嘤嘤嘤,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咋地!【end】